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二四六高手免费资料 > 犀角 >

享受:106件清代犀角精彩作品大赏

归档日期:07-12       文本归类:犀角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清初的犀角雕刻继承明代的传统风格。因明末着名的牙角雕刻家仍继续从事雕刻工艺。雕刻蟠螭纹和龙纹的犀角杯数量增多。

  进入乾隆朝,犀角雕的器形种类颇丰,除杯外,有圆雕人物、洗、挂件及仿古器形爵、鼎、羽觞等,雕刻工艺精致至极。

  用十八世纪东南亚犀牛角雕琢而成。色泽浅灰黄色,角尖较深,呈灰褐色。杯呈九瓣花形。口部近椭圆形,流部较宽,窄部透雕螭龙纹把。

  椭圆形小圈足也呈九瓣花形。虽以花瓣为形,纹饰上却仿古,仿商用青铜器上纹饰。口沿内外和足墙阴刻回纹,身部以阴刻回纹为地雕饰平凸的饕餮纹,并高浮雕两条威猛的螭龙,胫部浅浮雕叶脉纹。

  清廷匠师将花形和仿古两种主要的犀角杯造型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犀角具清热消毒,止血滋补之良效,清代宫廷多将其制成酒杯以强身祛病。

  中国孔子说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将人性分为天性与后天习得;北宋张载的性二元论,又把人性划分为气质之性与天命之性。辩证唯物主义认为,不存在先验的人性和先验的善恶之分,任何现实的人性都是在遗传因素的基础上,在社会环境中,人的主客观相互作用的结果,其中人的社会实践活动对人性的建构有决定意义。在西方现代心理学界,有三种典型代表:①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强调以人的本能解释人的全部和行为 ,是一种本能决定论或遗传决定论;②行为主义走向另一极端,否则天生本能,主张人的一切行为、本性均由后天习得,是刺激-反应的联结及其系统化,是一种反本能论或环境决定论;③人本主义心理学既反对本能决定论又反对习得论,主张人性是似本能的,即人的欲望或基本需要在某种可以觉察的程度上是先天的,但与此有关的行为或能力、认识或感情不一定是先天的,可能是后天经过学习或引导而获得或表现的。马斯洛认为,人性是人的全部属性的总括,似本能需要是人性的集中表现。

  你是一个太重感情的女人吗?每晚9点半,我都会在这里陪伴着你。喜欢夜叔,就把【睡前伴你夜听】分享给身边的朋友一起关注吧,晚安!

  整器以犀角雕刻而成,呈褐色。敞口斜腹,腹部利用角料自身的凹凸,外壁及口沿浮雕琢出螭龙做成把手,浮雕图案延伸到杯口沿的内侧。雕刻精细,浮雕与刻琢结合,突出了纹饰层次。

  杯下腹部两侧以祥云、草木等饰之,并雕刻出三层纹饰。整个犀角杯大气沉稳,透出盈盈古意。

  以整块犀角制成,角制细润,颜色褐红,包浆厚重润泽。角杯内外口沿处为一圈回纹。

  杯身中部亦以回纹为地,其上浮雕青铜器之夔龙纹。角杯一边为一高浮雕变形螭龙。爬于角杯口沿,螭龙面部以简洁的设计与刀工琢刻出觊觎酒杯的螭龙面孔。腿足刻饰为云纹,使角杯显得更加生动活泼。

  杯敞口,造型仿自青铜酒器,整器以整支犀角雕成,取料硕大,色范红褐,包浆温润。内沿处刻回纹,杯身以饰以三层纹饰,自上而下为回纹,浅浮雕兽面纹为地的圆雕夔龙纹和蕉叶纹,只见夔龙攀附于杯身之上,龙头探入杯内,身形灵动,另有几条小龙攀附其间,层次分明,起伏有度,形象生动;与之对应的另一边口沿亦高浮雕小螭龙三条,翻转自如,雕工细腻,栩栩如生。全器包浆温润,阴刻、透雕、浮雕等技法并用,线条流畅,作品静中显动。

  犀角自古在我国就已十分珍贵,而犀角雕刻品更是被誉为奇珍异宝,被皇室贵胄和达官贵人用以炫耀财富。其多随形雕作酒杯,不仅造型精美,且因犀角本为名贵药材,故而更显其优。此件犀角杯材质凝透,包浆润泽,轮廓线圆滑柔和,纹饰古雅适度,颇具古韵,为清代十分难得的精品。且杯身螭龙刻画得气势恢宏,苍劲有力,精巧华美,极富艺术表现力,颇具收藏价值。

  犀角雕,通体主要采用浮雕,镂雕技艺,将苍松雕成柄,且上连杯口下至底足,枝头攀附过强入于杯口内壁,古趣横生,春意盎然。外壁浮雕饮马图,仿自赵孟俯之饮马图。此杯将圆雕、浮雕、镂雕等技法融为一体,莹然欲透,刻工高超,刀法精绝,纹饰细密精美,既有仿古格调,又有创新的意境,为犀角雕刻的精品。

  角雕是用兽角雕刻和磨制而成的工艺品。清代,由于工艺美术突飞猛进的发展,雕刻工艺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精湛的雕刻艺术扩展到犀角材质中来,这样,形状众多,花纹各异的犀角杯就脱颖而出,闻名于世。

  所配之底座,乃小叶紫檀材质,质地细腻,通体镂雕海浪纹,以护固杯身,别致精巧,古朴典雅。此犀角杯工艺精湛无比,所雕诸景生动逼真,富具立体感,为清代雕刻不可多得的绝妙佳

  犀角杯的雕刻,首先要根据它原材料的形状条件,此杯选用上等犀角为材料,缜密构图。采用高浮雕技法,雕刻一幅山水人物图,老者携童子泛舟于湖水之上,对岸一老者坐于树下,周围竹林茂盛、苍松挺立。将一幅优美闲逸的山水人物画跃然于此杯之上。细部刻画极为精细,人物表情生动,充分体现了其高超的技法,整件犀角杯风格古朴雅致,是件难得的清代犀角精品。

  杯为犀牛角制成,色如深色琥珀,有着一层柔美的琥珀光泽,富有灵气。此杯采用浅浮雕、深浮雕、镂雕和圆雕的等多种雕刻工艺手法,层次分明,错落有致,作工精细,显示了作者精湛的工艺水平,当为犀角中的精品。其画面置于深山老林间,作者以通寻的方式,将杯镂雕成二三层,苍松耸立,松枝直入杯口之入,曲折婉转,杯璧上,小路蜿蜒,直入杯底,松柏、桐树、枫树、间插在山岩之间,虬枝怒干、雄健苍劲、老林古松,参天敞日,极具幽静之意,山间崇山峻岭间隐约露出亭台楼阁,似通往人间仙境,杯底深圆,角质细润密实,在不惜浪费珍贵的犀角材料,运刀流畅,刀锋犀利,画面生动,令人叫绝,是犀角雕刻中极高趣味的作品。

  杯为犀牛角制成,色如深色琥珀,有着一层柔美的琥珀光泽,富有灵气。此杯采用浅浮雕、深浮雕、镂雕和圆雕的等多种雕刻工艺手法,层次分明,错落有致,作工精细,显示了作者精湛的工艺水平,当为犀角中的精品。其画面置于深山老林间,作者以通寻的方式,将杯雕成二三层,苍松耸立,曲折婉转,杯璧上,小路蜿蜒,直入杯底,松柏、桐树、枫树、间插在山岩之间,虬枝怒干、雄健苍劲、老林古松,参天敞日,人物形态万种,极具幽静之意,山间崇山峻岭间隐约露出亭台楼阁,似通往人间仙境,杯底深圆,角质细润密实,在不惜浪费珍贵的犀角材料,运刀流畅,刀锋犀利,画面生动,令人叫绝,是犀角雕刻中极高趣味的作品。

  犀角为材,立体圆雕。以荷叶为题雕洗一只,下部雕莲子荷花做为底座,栩栩如生,造型生动,为文人书房案头精品。

  杯身呈荷叶型。倒三角状,杯身通刻传统松鼠葡萄纹样。图中数十只松鼠纵横跳跃于葡萄藤中,雕刻精致、灵动可爱。角质细腻,鱼籽纹明显。

  杯阔口外侈,深腹,底可平置。外壁主要以浮雕兼透雕法镌制,透雕琢松,浮雕作梅,浅刻划竹,岁寒三友分以各自的方式呈现,青翠的竹枝和虬劲的苍松,盛开花朵的老梅,新颖别致,相得益彰。整器纹饰布局疏朗不繁,各就其位,刀法老到、朴拙,给人一种自然生动。犀角质地细润,色如赤金,莹而温润,雕法为减地高浮雕,写意而富文人逸气,为清代犀角雕刻的代表作。

  此杯口沿向外翻展,内膛紧瘦,古朴文雅。外壁通体以梅花、梅枝及桃株作饰,错落纷华,绽放芬芳。梅花的香韵一向为人们所倾倒,它浓而不艳、冷而不淡,那疏影横斜的风韵和清雅宜人的幽香,是其它花卉不能相比的。然而,更为可贵的还是梅花的精神。梅的铮铮铁骨、浩然正气,傲雪凌霜、独步早春的精神,被人们誉为中华民族之魂。

  此杯选材精致优良,角质坚实细腻,色呈深琥珀,沉郁浑朴,杯身敞口外撇,略呈椭圆形,腹身内敛,平底,造型小巧却又平稳端庄。犀角杯形以花瓣为状,宛若一朵正待盛开之玉兰,亭亭玉立,花瓣相互叠压,分作内外两层,排列齐秩。杯身外壁作浅浮雕,刻绘螭龙花卉图案,外壁下端雕琢数段折枝花卉,分作牡丹、荷花不同类别,均向上分杈出枝,枝头各色花卉争相盛开,配以枝叶环绕,清新艳丽。花簇之中,又雕螭龙,穿梭攀爬其间,或转身仰首,或俯身回望,姿势各异,情态生动。角杯下配木质雕花龙纹托座,木质色泽与犀角几若相同,图案与杯身装饰风格统一,颇为巧妙。此件犀角杯刻工精湛,刀法圆润,充分显示出清代犀角雕工之高超技艺,故当为鉴藏家珍视。

  参阅:《故宫竹木牙角图典》故宫博物院 编,308页,309页,紫禁城出版社

  杯以整支犀角雕成,色呈微棕,包浆温润。杯保留原角形状镂雕而成,色泽深沉均美。器身分作二部,上部口沿与内壁雕成葡萄叶迭拢为杯试;下部镂空,虚实对比,设计巧妙。纹饰以葡萄、石榴、桃之果实枝叶为主题,与明清时期流行的“三多纹”纹接近,寓意百子千孙吉祥含义。透露出时代的气息。

  此杯技法多用高浮雕甚至圆雕,故果实饱满,叶片肥厚,枝条丰润,藤蔓缠绕,纹饰满密处累累垂垂,纹饰间却又如留白般,能够留出空间,起到了很好的衬托作用。而细节的表现亦富特点:葡萄粒粒浑圆而不成串,桃实、石榴小巧玲珑,叶片边缘翻卷而中部内凹,藤蔓拳曲如簧,处处都于写实中不失装饰意味。这是一件艺术性极高,倾注艺人高超技法独具匠心的佳作。构思奇巧,古韵天成,实为难得。纵观此杯雕塑的题材,器身的包浆和制作的工艺,均与其它犀角杯不同。不但耗料颇多,且要有极深厚的功力,才能做出优美的线条和匀称的比例结构。此器当为清代犀角雕的艺术精品。同类器物可见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清早期 犀角雕花果纹杯”。

  犀角属于名贵药材,性寒,具有清热解毒之功效。《神农本草经》“主百毒虫注,久服轻身”,“犀角出南郡,上价八千,中三千,下一千”。以犀角雕刻成工艺品久已有之,据文献记载,经唐宋不断发展,至明进入盛期。明末至康雍干盛世二百年间是中国犀角雕刻的黄金时代,创造出大量精美的犀角雕刻艺术品,是明清工艺美术品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相传,犀牛角有解毒辟邪的功能,如同毒药接触,则毒药会产生白沫,因而被帝王所重视,制成杯盏等器皿,以检验食品。唐、宋、明名代,犀角除由外国使节作为礼品赠送帝王外,还流传民间。清代,由于工艺美术突飞猛进的发展,雕刻工艺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精湛的雕刻艺术扩展到犀角材质中来,这样,形状众多,花纹各异的犀角杯就脱颖而出,闻名于世。此犀角杯工艺精湛无比,所雕花果写实逼真,富具立体感,为清代雕刻不可多得的绝妙佳品,弥足珍贵。

  此杯以整支犀角雕就,包浆温润,以松树人物为题,器身巨大,质地莹润,杯子为花瓣形,杯口外撇,器身镂空雕松下读书、寿星等纹饰,下部为松鼠葡萄纹。层次分明,富有立体感,雕琢技艺娴熟,整体纹饰线条流畅疏朗,构思奇巧,古韵天成,配红木座,座雕饰葫芦寿桃。极为难得。

  用整支犀牛角镂空雕琢而成。底部花瓣口,内挖形成杯体。尖部透雕成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葡萄。工艺细巧,保存完好。

  杯敞口,口沿处刻一周回纹其间浮雕形态不一的螭龙,攀爬于杯壁,张望嬉戏,生动传神。一只螭龙攀爬而上作为杯柄,欲将口中之物投入杯中,肢体矫健有力,设计精巧。另外几只攀附于杯身之上,首尾相接,跃跃欲试。

  羽觞,又称羽杯、耳杯,是中国古代的一种盛酒器具,羽觞最早见于高古时期,至汉大行,该器外形椭圆、浅腹、平底,两侧有半月形双耳。因其形状像爵,两侧有耳,就象鸟的双翼,故名“羽觞”。古人把行酒叫“行觞”,曲水流觞中之觞即为“羽觞”。

  杯以犀角雕琢,选材精良,取料硕大,质地细腻,色呈微棕色,包浆温润。龙是中国传说中的一种善变化、能兴云雨、利万物的神异动物,为众鳞虫之长,亦是四灵(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之首,自古便是帝王统治的化身。作者雕琢苍龙教子图,细腻浑朴,其上云气舒卷自如,其下海水翻滚澎湃,龙形宛转生动。杯口打磨圆润,内壁不饰雕琢,外壁通身以深浅浮雕之技琢刻纹饰,上为烟云,下为涌涛,云海之间游弋有一巨大神龙,躯身盘绕呈蛇形,额头饱满,鹿形双角,鬓毛竖立,上下有须,大鼻上扬,瞠目张口;其身有网格状鳞,细密遒劲,背脊有鳍,爪有四趾,张牙舞爪,雄猛威武,其下方有只螭龙。另面龙腾云涌,气势壮观,苍龙曲颈伸爪,向上腾跃,生动有力。此器雕刻技术高超,刀法细腻而见浑朴,反映出工匠深厚的文化底蕴,以及对精致艺术品的追求。

  竹节花插巧用相连双犀角雕就,色呈琥珀,质地圆润。中国文化以自然为上,所谓师法自然,巧夺天工,自然界中的动物植物形态均可介入艺术创作之中。此件花插,刀法流畅,匠心独运,依犀角造型圆雕成竹节形制,一长一短,高低错落有致,竹节疏朗有别,体现竹之先后生发,高竹更兼外壁浮雕竹叶数茎,纹饰绵密细致,全器布局均匀美妙。此器题材意境清雅,绘画位置经营得当,于如此珍贵的犀角材料上雕出这等潇洒而有笔墨意趣的作品,可见作者下刀精准,功力非凡,至为珍贵。

  犀角材质,玲珑剔透,器质莹润,色如蜂蜜。雕佛手形,内底部浮雕一叶,更显匠心之巧。明万历年间,周天球题刻犀角觥:“灵犀之角号通天,光若琥珀质更坚,邪可避兮忿能蠲。酌以旨酒,饮之延年”。杯外边款为“河南项城容庵主人袁慰廷清玩”,底落“博物寻踪,局今瑰宝”款,下钤“尤通”二字篆书印。尤通,清代康熙年间(1662-1722)著名匠师,江苏无锡人,以雕刻犀牛角杯为名,曾征入宫廷,人称“尤犀杯”。尤通除精于犀角制作外,在竹、木、牙、玉石雕刻上也颇负盛名。

  庆宽(1848-1927),本名赵小山,号松月居士。清代辽宁铁岭人。工书善画, 深得醇亲王器重。后进入清宫内务府,历任内郎、堂郎中、晋三院卿,属正三品。由于庆宽被慈禧太后钦派办理宫廷大典、领衔绘制宫廷历史绘画、个人肖像及陵寝典礼图等,成为一名有实权的宫廷画师。

  庆宽所收藏的这几件古董,均是极为珍贵的清宫遗存,一直为庆宽及其后人所藏。

  碗敞口、敛腹、圈足。腹部满雕云龙纹,云龙转合平整如一,尤见匠师之功力。龙脸丰满圆润,龙发飞缕飘飞,不像清初那样聚在一起向后飞起。龙眉和鼻前水须扁宽向下,如意鼻头,眼大有神,龙口扁宽,上唇加长,表情严肃而不凶暴,伴有祥和之感。龙身较清初肥实而充满力度,富丽雍容。在龙纹四周,伴有如意云头,连绵弯曲,滚滚而来,祥龙穿插其间,极为壮观。犀角制杯碗,因材料的珍贵,多随型而雕,最大可能的保留原料,减少损耗。而此件将大料全部旋削成圆形,奢华至极,足见其珍。

  此件犀角雕扁足鼎足部扁平,其上浅雕变形鸟纹。三足由上而下向外撇出。圆形鼎身,外侧浅浮雕饕餮纹。双立耳,耳身浅刻云雷纹。鼎口外侈,内侧底部并仿刻金文“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的铭文。

  095--(清乾隆 犀角雕螭龙纹杯,“盛辅功作”款,宽12.5cm,重185克,RMB 694400)

  清初的犀角雕刻继承明代的传统风格。因明末著名的牙角雕刻家仍继续从事雕刻工艺。雕刻蟠螭纹和龙纹的犀角杯数量增多。进入乾隆朝,犀角雕的器形种类颇丰,除杯外,有圆雕人物、洗、挂件及仿古器形爵、鼎、羽觞等,雕刻工艺精致至极。清后期,犀角料进口减少,且主要作药材,犀角雕刻艺术遂走向衰落。

  犀角自古就是珍贵的药材,其性寒具有清热解毒、凉血镇惊的功效。因其材料的特殊药理作用,并传说毒酒与之相遇,则即刻呈现白沫,所以常常被雕刻为各类杯具。较为丰厚的外壁给予能工巧匠施展才华的空间。犀角杯在具有一定药效实用性的同时,也成为历代文人官宦所追捧珍藏的物品。

  此件犀角雕松鹤杯以高浮雕工艺制成,选材硕大,色泽棕褐,敞口敛底。杯身雕为一粗状的松杆,密布鳞皴瘿节。一侧伸出一枝杆,松针簇簇。两只仙鹤于松下相对而舞。整只角杯雕法古拙,亦不乏精致。其造型与南京博物院藏明代朱松邻款竹雕笔筒风格颇为类似。

  角杯以亚犀良材而制,杯身雕以荷叶,杯柄部高浮雕为莲茎形,枝蔓交错,盘曲于底部。一朵半开的荷花人底部探处,支撑杯腹。杯身中部高浮雕一只盛开的荷花,杯身另一面,一只荷叶出水挺出,姿态阿娜,荷叶之上,一只活灵活现的螃蟹雕于其上,周围饰以水草及水生花卉。整只角杯用材硕大,雕工圆润、简约,颇有趣味。

  此犀角杯为爵式杯,整块琢雕,色呈琥珀,泛黄褐,上浅下深,微透光,采用深浮雕,间以透雕技法镌制而成。以一只硕大的犀角掏挖雕就,敞口,两侧雕塑数条螭龙纹,攀爬于杯身两侧,身躯健壮,面目凶悍狰狞,指爪犀利,尾羽飘逸,将螭龙的矫健和苍穹表现的淋漓尽致,杯身通体仿效战汉青铜纹饰,以剔地浅浮雕的手法雕刻,图案纹饰以抽象的兽面纹,又极具抽象效果,雕刻精湛。

  清代早期承袭明末风格,大多古朴拙雅,样式别致,加之此时好古之风盛行,不仅器形古朴典雅,纹饰亦是多慕古雕琢,而三代时期的兽面纹自然是其模仿之源。此犀角杯形制精巧,雕琢细腻,刀法神妙,纹饰古朴,为清代早期仿古制品之一。

  2002-2005年间于香港艺术馆《金木水火土:香港文物收藏精品展》中展出。

  杯敞口,敛腹、平底。外壁通体雕溪水淙淙,枫叶处处;八匹骏马神采骏逸,姿态各异,或立或卧,或互相偎依,与两位身穿官服的牧马官悠然地憩息于树下溪旁;器边镂雕枫树由底至口沿形成杯鋬,枝干延伸至器内,使杯身与杯鋬浑然一体;外壁空白处题「穆王八骏图」,钤「含卿」款。此杯色如蒸栗,器形硕大,雄浑朴拙。采用浮雕及镂空技法,用刀朴质有力,雕工细致逼真,气魄不凡。唐朝诗人白居易有曰:「穆王八骏天马驹,后人爱之写为图。」《八骏图》是从六朝起就很流行的一幅画,画中描绘周穆王游昆仑山时为之驾车的八匹良马。据《拾遗记?周穆王》记载,「八骏图」中的八匹马传为周穆王御驾坐骑,谓「王驭八龙之骏」,分为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华骝、绿耳八骏。也寓人才济济、马到功成之意。此题材在玉雕或犀角器中不为多见,唯见于明末竹器中,甚为珍罕。

  杯用犀角雕成,大口沿,方唇,口沿饰有回纹装饰带,杯耳由对称的两条夔龙构成,杯身犹如挂角方斗,满饰仿青铜器的饕餮纹,杯下承三足,此器为仿古造型,纹饰繁复,反映出作者浓厚的文化底蕴和高超的雕刻技艺,表现出宫廷艺术追求精致的物质。

  质较透,线条流畅,器身浮雕五螭虎龙为主,底刻一“寿”字,以“虎”名代“蝠”,寓意为“五蝠捧寿”有吉祥意。

本文链接:http://i-labo.net/xijiao/12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