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红彩会登陆 > 贯众 >

四先生说 绘图新百喻 (八)

归档日期:04-22       文本归类:贯众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邱悦,得奇症,腹大如鼓。每言,即闻腹中有应声者,医家束手,皆不识其症候。

  张华,邑之博物者也。询之,曰:“此应声虫也。昔有医者,持《本草》诵之,虫皆应声,唯至雷丸不应,乃以雷丸杀之。”于是,对邱诵《本草》,至雷丸、贯众、鹤虱、芜荑、使君子,无不立应。华叹曰:“异哉!竟无能杀之者。”

  越明日,一胡僧至,闻华言,笑曰:“君所谓博物而未通古今之变者也。夫应声虫,亦有古今之別。古之应声虫,性尚愚朴,闻其惧者则不敢应;今之应声虫,性更狡黠,凡所惧者,无不立应,且应对之声尤为浏亮,似无所畏惧者。君入其彀矣!”

  明有隋逢撰者,初为徐阶门客,嘉靖间官郎中。以严嵩父子圣眷日隆,乃潜投书分宜,谓昔之为徐阶门客,事非得已,实欲入虎穴,探真情,以报贤父子也。书中扶日之颂,效忠之辞,累焉如贯珠。分宜败,书为阶得。隋不知,亟草《回天颂》呈阶,谓阶之倒严,有回天之德。

  阶览其颂,沉吟半晌,曰:“昔歌扶日,今须回天。‘士也罔极,二三其德。”隋顿首泣血而告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投书分宜,正所以入虎穴,为公擒虎子也。”阶曰:“昔之为门客,今之颂回天,皆为入虎穴而擒虎子,而虎子安在?恐吾未得虎子,已入虎口,膏虎牙矣!”隋无词以对,唯唯而已。

  滕无忌,好为诛心之论。人有诗词,入滕之目,即诛心以出入人罪,走谳、成狱、杀身、灭族者夥矣。

  高自虚赋荷花,有“身入污泥曾不染,临风特立伴黄昏”之句。滕即弹其讥讽朝政,以圣朝为污泥,讥社稷为黄昏。

  何平陵咏梅,有“吹寒清角,雪里奇花空自落”之句,又上本,谓何心怀怨望,有不臣之心。

  ー日,滕大宴宾客,意骄志满。酒酣耳热之际,赋诗曰:“烛多轻日月,酒醉论风云。”宾客有御史叶某,连夜草本,以“轻日月”、“论风云”弹滕欲行王莽之事。

  缇骑至,滕宿酒未醒。下狱,叶某按问。滕力辩其无。叶曰:“此亦诛心之论。请君入瓮。”一鞫即服。明日,弃市。

  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快人快语,亦是可儿。然断其章,取其义,定其谳,速其狱,非所以诛心,适足以乱政,能不戒之乎!

  张孝文举进士,授余杭令。初,颇思振作,明察暗访,得欲去之者三,欲兴之者三。

  孝文乃先去其整,拘吏商中劣迹昭著者三人,方拘至,登门说项、投书说情者络绎。孝文怒,尽毁其书,枷三人于前衙,布告百姓:说情者,等罪。

  未几,邸抄至,京师谏垣交相劾奏,谓孝文贪器,勒通良民。孝文惧,尽释三人。

  去者不能去,又欲开河筑堤,以兴农利。筹划伊始,荐书纷至,各举所亲,以充河务。孝文却之,以为河工须才德兼具者领之,务求节工省费,河定民安。未几,邸抄又至,府道飞章弹効,谓孝文好大喜功,所用匪人,私发官帑,滥耗库银,民不堪扰云云。孝文惧,尽罢河工。

  自是,日无所事,诗酒娱情,山水适性。未半载,政声远播,迁府台,再迁抚台,有良更之名。

  河东崔季子闻之曰:“官皆理事,不理事者是昏官;官皆不理事,理事者便是昏官。”

  颜九,著《梨园录》,见汉砖,喜动眉宇,曰:“此东海黄公之戏也,见之载记,未得其实。今此砖复见于世,宁非梨园之幸乎?”

  蔡五,泉之贾也,贩骨董于波斯胡。见砖,摩挲再四,曰:“汉砖多矣,刻此图者罕。鬻之于识者,利当百什。”

  秦大,乡人也。于人隙中得睹一面。沉吟半晌,曰:“垒墙,过松;垫床,过厚;压草,过轻,争睹何为?”

  夫砖,一也,所遇不同,用之各异。或证其学,或贪其利,或适其用,或谋其爵。亦如才士,贤者用其贤,奸者用其奸。良禽择木,能不慎哉!

  《绘图新百喻》是杂文家陈四益先生与漫画家丁聪先生的一次珠联璧合的合作。陈四益先生撰文,以文言文方式写百则新寓言,以古鉴今。一笑之余,令人深思。更得丁聪先生妙笔生动描绘,让文字更添神采。这组文章曾发表在《读书》杂志。若干年过去,读来依旧回味悠长。今取得作者陈四益先生及丁聪先生家属的授权,将从即日起在本公众号新开专栏连载。因是首次在公众号发表,故标识原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i-labo.net/guanzhong/4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