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红彩会登陆 > 蛤壳 >

《酗酒者莫非》今日开票丨它以不可思议的美学高度让我们的戏剧梦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蛤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酗酒者莫非》今日开票丨它以不可思议的美学高度,让我们的戏剧梦想飞扬起来!

  作品对于时间的感受,对于梦幻诗意的表达,我觉得有伯格曼和塔科夫斯基的韵味。

  陆帕把我们的演员提高了一个档次。我们的演员只会喊叫着演戏,很少能这么沉下来地演戏。他们突然间在台上有了定力,他们对时间的那种感受,完全深入了他们的血液里。

  中国演员最缺陆帕这样的好导演!我惊讶中国话剧一下子有了国际水准,这个戏完全可以拿到国际舞台上。

  感谢陆帕,让中国作品和中国演员有了如此沉静、走心的质感,剧中多位熟悉的演员朋友演技都有了很大提升;感谢王学兵,让我们看到一个明星如何成为演员;感谢观众,能够四面八方千里迢迢赶来,聆听酗酒者莫非的心灵是。史铁生在天有灵,应该欣慰。

  在《酗酒者莫非》里看到角色和演员的人生交汇,饱含能量,汹涌而又平和。那个东西与一切表演技术无关。它是剧场送给这位演员的礼物,对他付出真心的最高褒赏。

  影像与舞台的结合,是史铁生原著中的特色设计,且被认为不易呈现。陆帕尊重了原著构思但没有拘于原著,既有拓展也有新的想法和手段,影像与舞台两种元素的对话和空间切转、衔接,很顺畅地展现,尤以夫妻“床戏”和第三幕为佳……擅长细节塑造,于平淡中渐渐积聚情感……(在)这部戏中是很突出的特点。细节并非在于情节,而是落在人物行动,落在剧情推进、情绪控制的节奏上。悲情和不安,是从舞台上悄悄洇开的,甚至慢慢有种从背后袭来的阴冷感;愤懑的积累,也会在某个点突然引爆。

  自《酗酒者莫非》首演之后,这些天我一直被此戏笼罩,我如同一个醉酒者舍不得放下手里的酒瓶一样地不愿醒来,不想再多看一眼身边这个娱乐的世界。我甚至无法用与“喜爱”相关的任何词语去形容,因为这些词语远远不能够形容出陆帕导演所带给我的震动。

  《酗酒者莫非》这部戏,不是一部关于酗酒者的醉言,这是一部关于宿命者的心灵史。(它是)一部伟大的作品!没看过的朋友,请不要错过这个心灵被震撼的机会。

  《酗酒者莫非》是一次大胆的尝试。中国文化、中国元素在与西方文化的碰撞中互相交融,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也许故事不再一成不变,也许角色不再是一个程式,也许舞台不仅仅是灯光下的绚丽背景。几个小时的戏剧时光,引起思绪的激荡。这或许就是戏剧的魅力。

  王学兵以玩世不恭的酗酒者姿态撕碎人们道貌岸然的外衣,以草根阶层浅白狂放的语态嘲笑着世人矫揉造作的虚伪,同时又能不失细腻地呈现一颗迷惘孤独的心--在辽阔无边的黑夜中挣扎和眺望,左冲右突却没有出路,一如剧中那个陷在冰面上的红色皮球。

  《酗酒者莫非》在演后引发了各种观感不一的反响。但在当下的中国,这部剧更大的意义在于,陆帕不仅带来他的导演理念,也带来了他的创作方法。经历了三个月昼夜不息的排练,这部剧几乎挑战着所有参与者的极限。它折磨所有人,但过程本身,也意外地实践着一种极端纯粹的乌托邦式创作,这对于中国戏剧人,不易遇到,也不易适应。

  陆帕好像把自己和史铁生的整个生命都放进这部剧里了。还加上演员的份。尤其王学兵。警察局和地坛公园里的两段独白险些哭泣。很长是因为导演几乎把人和人类都讲了一遍。连环保点都没有觉得抽离,难得。是目前为止看过最好的实验戏剧吧。

  五个小时的演出很精彩,虽然耗费体力,但是很值得。陆帕导演当布景影像与演员演出完美结合。王学兵将人物的无奈,挣扎,妥协,迷茫演绎的淋漓尽致,其他演员也是演技在线,整部剧压抑无奈而又好看。

  看完最后一幕,复活,定格在侧影,太牛逼了,太牛逼了。 史铁生、陆帕、王学兵,刚刚好是最完美的卡司。他们穿梭在莫非的梦里绝不会被打扰。 之前还遗憾男主由何冰换成了王学兵,现在觉得他是最棒的。 实景和电影的结合,诡异的光影和人群,每一幕的切换都叫人意外。太感动了。

  他坐在舞台边沿,神情散漫的演着独角戏。 那一刻,舞台是暗的,屏幕上的小窗亮起光。 我突然觉得,“清醒”是个贬义词。

  一场诗意、绝望、冷静的挣扎。电影幕布映出一个被物化被扭曲的世界,而又是这块幕布,让莫非超越肉身限制,沿着时间摸索、抗辩、不安地游荡……他的影子斜着。戏剧舞台上的影像运用,使观看与被观看的关系被加强加深,舞台很美,真实和虚幻在两个平面里游走。

  为陆帕递上膝盖,风格自成一体,极为成熟。这部和兄弟姐妹是今年看过得最好的戏。在他的舞台上,时间与空间可以无限延展,任意自如地穿梭、步入。每一层好像都不尽是真实,每一层都更真实。戳我的点太多了,至今坠在心头。

  五小时看不够,对这种丧剧没抵抗力,人生如困兽般的无力感,有孤独到令人心碎的段落也有愤怒控诉和末世关怀,有节奏极慢的也有张力十足的段落,史铁生居然被一个外国导演诠释得这么好,王学兵功不可没。舞台装置和光影技术突出,舞台空间感被延展了很多,一个无聊的中国广场背景硬是拍出讽刺物化的象征。

  这是目前为止我在中国看过的我最喜欢的戏剧。之前就只是觉得我在看他们用着标准的普通话演着别人的生活,但是这次,我感觉我在和莫非对话。从他对小时候的他进行劝告开始我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你以后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谨慎一点小心一点周全一点,这样你才不会变成莫非。你不要不加掩饰你的愿望。”

  剧目改编自史铁生作品《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舞台背景是电影荧屏,演员是舞台上一个白日梦游的醉鬼。故事和人间真相都由这个喝醉了的抑或真正意义上比我们更清醒的醉鬼来说出。

  借助酒力,他可以回到过去:看见自己诞生于父母虚伪的婚姻;和童年纯真的自己说话,警告那个还没有长大的欲望,别做出丢人的事;触摸到已经离婚出走的前妻的手……

  真情一旦流露,无声的哄笑会从屏幕里下来淹没你;别试着走进灿烂的阳光下花的海洋,黑暗会突然降临舞台;魂灵的视角在屏幕上清晰可信;醉鬼的独语有幻觉,有梦想,更有骇俗惊世的真理。

  借助酒力,他还可以走进未来:这个醉鬼,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是死了七天才被人发现。

  《酗酒者莫非》一共分为3幕15场,中间有两次幕间休息,净演出时长4小时。剧目保留了原剧本“碎片式”的剧情,并融合了导演、演员及史铁生的故事。在剧中,“莫非”是一个酗酒者,在不同人前面,有不同的性格。

  北京人。当代著名作家。1951年出生于北京。1967年毕业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1969年去延安一带插队。因双腿瘫痪于1972年回到北京。后来又患肾病并发展到尿毒症,靠着每周3次透析维持生命。后历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副主席。自称职业是生病,业余在写作。2010年12月31日凌晨3时46分因突发脑溢血逝世,享年59岁。

  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务虚笔记》、《我的丁一之旅》,短篇小说集《命若琴弦》,散文《我与地坛》、《记忆与印象》、《病隙碎笔》等。其创作于1980年代的小说《我的遥远的清乎湾》,已经成为当代文学史上的名篇,2009年,该作品与《命若琴弦》、《老屋小记》等史铁生的20余篇中短篇小说佳作一同结集出版,全面反映了作者的创作成就和思想及艺术风格。

  1943年出生于波兰,经历物理、美术、电影与戏剧等不同领域的学习与训练,以独特的作品风格,被誉为“欧陆戏剧界的巨人”。在波兰戏剧史上,陆帕承接康托、格洛托夫斯基,下传瓦里科夫斯基的枢纽地位,被波兰剧场界奉为国宝。

  长期导演俄语及德语系剧作或小说,并多次制作长时间剧场作品,譬如《马耳他》(连演三晚)、《卡拉马佐夫弟兄》、《素描》(七个小时)。近期受欢迎的作品,分别是以波普艺术家安迪•沃霍尔、电影明星玛丽莲•梦露为主题的《银色工厂》、《假面•玛丽莲》等。

  1983年起回到母校克拉科夫戏剧学院任教,多位波兰新锐导演都是他的弟子。身兼导演、舞台设计、音乐设计与编剧于一身的陆帕,2009年荣获欧洲剧场大奖桂冠,实至名归;历年得奖人包括哈罗德•品特、彼得•布鲁克、阿里亚娜•穆努什金、皮娜•鲍什、彼得•施坦因、海纳•穆勒等。

本文链接:http://i-labo.net/gake/4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