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红彩会登陆 > 蛤壳 >

海狗精□ 盛文强

归档日期:04-20       文本归类:蛤壳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春天,正是蛤蜊丰收的好年景,人们还记得,在那一天的午后,连刮了三天的大风忽然停了,在空中悬浮的树叶垂直掉下来,落在人们衣服上。突如其来的安静让人们吃惊,人们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当晚出现了火烧云,西边靠近海面的天空上升起了翻滚的云层,东南方的海平线上亮起了三颗大星,随后又裂成了无数小星,直到布满天空,似这般喧闹的星空,以前没有见到过,以后也没有出现过。

  随着夜晚的加深,群星消失了,也有人说是沉到海底了。紧接着,海滩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海狗,油亮的棕色身子冒出水面,一直朝渔村逼近,沿岸的居民从近海撤离。这时正是五月,蛤蜊最肥美的季节,海狗精正是蛤蜊的天敌,它们用前爪捧起蛤蜊,朝礁石上猛砸,贝壳碎裂,露出嫩肉,海狗们便在礁石上争抢蛤肉,它们把礁石当做餐桌,黑礁石上留下一片蛤壳的白色碎屑。整片海滩上的蛤蜊全都遭到了袭击,渔民的苦难来临了。那时节,蛤蜊的收成占了普通渔户收入的半数以上,大家走上街头,望着海狗涌动的棕色海滩唉声叹气,而那些棕色,正是海狗毛皮的颜色。渔夫面对奔涌而来的海狗,就像农夫面对铺天盖地的蝗虫,他们所能做的,只有双手抱头慢慢坐在地上,默默忍受这巨大的伤痛。

  海狗所带来的,除了伤痛,还有长久的恶心以及种种不适,这源自海狗肉的油腻。海狗原来也是可以吃的,海狗泛滥成灾时,沿海一带就有了捕捞海狗的木船,装着整船的海狗卸到岸上,这些海狗倒毙在鱼叉之下。

  海狗下锅煮熟后,所有的锅碗里都填满了滴着油脂的大块海狗肉,油腻,难以下咽,吃多了容易腹泻。到了夜里,各家各户传来肚子的轰鸣,全村那么多肚子形成了合奏,给村庄的上空带来了滚滚的雷鸣,每户人家的窗棂和门框上都震落了积年的灰尘。

  这浩大的雷声终于惊动了一个赶夜路的人,他在街口停下了脚步,侧耳寻找那雷声的来源,四面八方的轰鸣与震颤都一一纳入了他的耳廓,叠加在一起的杂音不禁令他皱起了眉头。

  这人是个船老大,他在海上呆了几天,眼见着海狗越聚越多,小船难以下水,海狗奔跑在浅滩里,船老大把捕获的海狗装进网兜,立即有新的海狗填补了原先的空白,朝船老大扑来,片刻之间,船老大就被海狗群包围,这些海狗无一例外地仰起头,摇晃着站起来,集体发出呜呜的喉音,巨大而又蠢笨的躁动,令船老大暗暗心惊。

  在海狗群中,船老大意识到,自己才是怪物。在密密匝匝的海狗的头颅中,他是如此的与众不同,这种处境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他身上仿佛受到无数戳刺,更有无数的目光抽打在身上,他置身于涡流的中心,随时都会有遭到吞噬的危险。海狗们的窃窃私语嗡嗡如蜂鸣般聒噪,不知是讥笑还是谩骂,船老大分明看到一只海狗掩口而笑,它的鳍角宛如优雅的黑线手帕,恰到好处地掩住了海狗嘴角的钢鬣,阳光为手帕描上一线金边,使这只半遮面的海狗更显妩媚。

  船老大在海狗群里终于忍受不住,扔了网兜跑上岸来。出乎意料的是,他的逃跑并没有引起海狗的阻截与攻击,海狗群自动退让出一条路,那一丛棕色的脑袋齐刷刷转向海岸,它们颈椎上的骨节爆响成一片,船老大在一阵轰鸣中狼狈逃窜。海狗们也不再追赶,它们饶有兴味地目送着船老大狂奔到岸上,而后棕色的海狗的阵仗撤回到水中。在看不见的海的深处,一阵水声大作,泥沙溅上来,有几滴还蹦进了船老大的嘴里,这是船老大平生所见的最为恐怖的场面。好在,海狗们只会围观,并无攻击能力——它们的围观,又何尝不是一种攻击,因此他想起离开半岛以后的生活,时常心有戚戚。

  这天晚上,船老大从海边回来,摇摇晃晃回家去,他刚在海边的野店里和几个船夫喝饱了酒,经众人劝慰,所受的惊吓已经完全散去。漫天的雷声让他感到惊讶,因为天上没有一片云彩,星斗月光照耀四方。他只顾仰着头看天,没留神与对面走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差点被撞倒在地。

  彼时的船老大正当盛年,他手里还攥着双股的鱼叉,叉尖在他身后的地面上留下了两道细而深的辙印。借着酒力,他抡圆了鱼叉,给对面的人一家伙。对面那人穿着紫色衣裳,手里还擎着一把折扇,挨了一鱼叉应声倒地,手里的折扇也转着圈飞出去了,船老大的鱼叉正戳在那人的膀子上,那人连哼也没哼,就地翻滚几下,径直跳进海里去,紧接着传来了哗哗的水声,那人跳水逃走了。

  在那人落水的刹那,船老大看到那人长着棕色的海狗头,头顶还生着蜷曲的黑发。船老大的酒也醒了一半,自知闯了大祸,也不敢声张,抱着鱼叉回家去了,想起落水那个人的貌相,有似曾相识之感,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船老大兀自忐忑了一夜,到黎明时分才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人们发现,在海滩上盘踞多日的海狗群竟然朝着深海退去了,海湾里的蛤蜊得救了,海狗群被新一轮的潮水带走,那些棕色的脑袋被大水覆盖。船老大在家里找出了鱼叉,见叉上布满了海狗的棕色绒毛,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细密的汗珠从前额渗出来,他遇到的,正是操纵海狗群的海狗精,他误伤了化作人形混迹渔村的海狗精,使入侵的海狗群全线溃败……

本文链接:http://i-labo.net/gake/226.html